首页 » 商业 » 金种子馥合香,我的成人礼

金种子馥合香,我的成人礼

  自古以来喝酒这回事就特别盛行。年节聚会不算,家常饭桌上也常能看见大人们觥筹交错,碰杯同饮。

  记得小时候,常常舔爸爸的酒盅。每次他喝完一盅白酒,我就马上凑上小嘴巴,把杯壁上挂着的酒液舔一舔,然后咂吧咂吧嘴,一抬头,煞有介事的说:我醉啦。

  那时候觉得白酒一点都不好喝,辣死了。但是每次还是乐此不疲的凑向杯子,大概是觉得这样就可以像大人一样了吧。其实心里还是会琢磨:这么难喝的东西,大人们怎么一杯杯往肚子里灌,真是难懂。

  去年,我终于尝到了喝酒的滋味。

云图片

  这一年夏天,在部队服役的哥哥回家探亲。刚来家的第二天晚上,便被已经转业在阜阳机关单位上班的战友叫去喝酒了。很晚,哥哥才被战友送回家,脸上红扑扑的,走路也不稳当。我妈一边招呼我送送哥哥的战友,一边给哥哥准备白开水。哥哥喝了一口,忽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我战友送我两瓶‘金种子馥合香’,你看看放下没有”,我妈妈指着墙边的手提袋笑着说:“那不是吗,你看你,都喝醉了还忘不了这两瓶酒”。

  送哥哥回部队的前一天,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爸爸亲自掌勺,多炒了几个菜,哥哥拿出那两瓶金种子馥合香酒,把酒瓶打开,一股酒香溢出,沁人心脾,我心想,怪不得那天哥哥都喝多了,原来这酒还真香啊。

云图片

  哥哥给爸爸满上酒,也给我倒了一杯,向爸妈申请道:“小顺18岁了,成人啦,今年还考上了大学,这么出息,奖励他点白酒喝吧?”在爸妈的首肯下,我学着哥哥的模样喝了起来,一开始不敢大口喝,只是慢慢品尝,确实是有些辣,但越品越觉得口感柔和细腻、醇厚丰满、回味悠长。经过多轮互相敬酒,我一晚上喝了两杯多,足足有半斤,虽然觉着肚子有些微热,像有股暖流在身上走动,但头脑比较清醒。

  哥哥问我这酒怎么样?爸爸抢白:“酒,是成年人的‘玩具’,小孩子哪懂得喝酒的乐趣。”在酒国里涵泳多年的父亲继续说道:“判断好酒有一个标准,酒的香气不能浮于表面,犹如女人的脂粉,而应锁在酒体之中,就像腹有诗书的人。这金种子馥合香,乍一闻香味幽幽,不浓烈,但喝到嘴里,顺滑醇香,越喝越想喝,这就是好酒了。”